病毒直逼首相!公主号大暴发后 疫情可能毁了日本-罗布泊绝密档案

作者:俄罗斯赤塔僵尸事件发布时间all:2020年02月19日 18:52:55  【字号:      】

病毒直逼首相!公主号大暴发后 疫情可能毁了日本

1月16日,日本厚生劳动省公布,在神奈川县居住的一名30多岁男子被确诊为日本国内首例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病例。该男子为中国国籍,曾在1月初到过武汉,公布时已经出院。

截止至2月19日,日本确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人数达到了692人,世界范围内除中国外最多。其中,钻石公主号上确诊621人,游客感染率超过20%。

5、日本将会面临什么?目前对于下船的游客,日本方面基本没有给出个隔离、治疗、观察的措施,只是留下了他们的联系方式和地址。

据日本留学生团体的反映,他们在日本试图联系厂商购买口罩时,厂商表示目前暂时缺货,要优先处理中国的订单,在日本国内缺货的型号可能最快也要3月初才补货。

赵教授说:“大概检测一次有30%到40%的阳性率,就是说本来是有病的,检测的时候只有30%到40%是阳性,60%到70%是检测不出来的。”

也就是说,首相安倍晋三,有可能也成为新冠病毒感染者。

在遭到国内外专家的批评后,日本政府首席发言人菅义伟为该国对隔离的处理方式进行了辩护。“一开始,美国对日方表示了感谢。还有很多美国人选择留在船上。”菅义伟说。

由于前期患者多为中国国籍,或有武汉接触史,当时对于日本国内的爆发和防疫并没有引起重视,直到钻石公主号事件发生。

但在钻石公主号上,12日时曾出现检测用具不足,检测延缓的现象。那么可以推测,大概率日本卫生部门不会对一个病人进行多次检测。

3、隐患与启示武汉新冠医疗救治组组长赵建平教授在昨日的采访中,有几个关键点值得注意。

目前,英国、香港、澳大利亚、意大利已经组织包机将本国公民接回国,韩国则派出专员陪同6名韩国公民以及其中一名公民的日本妻子回国。据韩联社报道,这些国家的公民回国后都将被隔离14天。

在完全没有新外来人员的钻石公主号上,防疫措施从2月1日开始,在无隔离措施下的4天,以及岩田提到的“隔离措施做的不好”的10天内,有20%的人口被感染。如果这些人在没有防疫措施的情况下回到目前拥有超过6000万人口的东京呢?

美国疾病控制中心将300多名美国人,包括14名被确诊为阳性的公民带回国接受隔离和治疗。并告诉100多位仍然选择留在船上的美国人,下船后的两周内不许返回美国。并派出全球最大的医院船(排水量7万吨),含920张病床、80张ICU病床、12间手术室、1214名军人,准备前去救援钻石公主号。

“但不能让这些游客自由行动,他们必须被隔离及监控一至两周。这样一是防止病毒继续传播,二是能够在这些游客出现症状时及时治疗。”他有些难过地补充说道,没有卫生部官员的批准,他们专家组做不了什么事,也做不了什么决定。

只是,这高兴会不会来得有些太早?

钻石公主号在发现20例病患时即开始隔离,最终感染率超过20%(仅计算游客数据,船员检测未完全完成),并在感染人群中包含20%以上的无症状感染。可谓防治措施不足或错过防治窗口期后果的一个模型和启示。

“钻石公主”号位列全球十五大最豪华邮轮之一,奢华无比,堪称一座移动的海上五星级酒店,吃、喝、玩、乐,一应俱全。共有客舱一千三百三十七间。

2月8日,“东京灯会满月祭2020”在池袋西口公园野外剧场Global Ring举行。在主办方特别设置的“支援武汉”展区,一名日本女孩身穿中国旗袍,怀抱捐款箱从早到晚拼命向路人深深鞠躬,号召日本民众为武汉捐款。

并称,自己有一个病人,好转出院,两次检测阴性,但几天后又有点发烧,再做核酸检测又是阳性的。

在这一个月的防疫窗口期内,日本国内的万人祭、马拉松都照常举行。大规模的人群聚集或加快了病毒的传播。

日本卫生部门官员称,几乎没有证据表明Covid-19检测可能产生假阴性,并表示“我们的隔离政策得到了世卫组织的认可”。他们指出,从中国撤离的数百名日本公民中,多数人在隔离开始时检测呈阴性,目前仍呈阴性。

一位负责采访安倍晋三和其秘书官的女记者,因在两周内连续乘坐一名确诊司机的包车被隔离。该秘书官此前出席重要场合时已经戴上口罩。

岩田表示,他被船上的情况“震惊”了。“可能被感染的红色区域以及绿色的安全区之间并没有很好的隔离,官员、船员、卫生专家和其他人员在船上‘四处走动’‘场面一片混乱’。”

岩田说道:“让乘客离开游轮是好主意没错,船上的条件太差了,不利于防疫与治疗。”据日本NHK电视台公开的画面,钻石公主号以使用中央空调为主。

2月1日,老人在香港病毒检测呈阳性,确认感染新型冠状病毒。

船上的乘客被要求呆在自己的房间里,戴上口罩,每天只能在甲板上行走几分钟,并与其他乘客保持 2 米左右的距离,三餐会送到乘客的房间里。3700余人将继续留在船上。

起航后不久,一位80多岁的老人身体感到不适,在卧床几天后并没有好转。1月25日,邮轮在香港停靠,老人下船后入院。

1月26日,据四川航空的消息,从东京飞往成都3U8086的航班已经抵达成都双流国际机场,机上载有100万个口罩,物资被迅速运往武汉,作为抵抗武汉肺炎疫情的支援。

下船的游客表示:“非常高兴,想喝一杯庆祝”。一位77岁的日本老人说:“我有点担心我是否可以下船,但我已经受不了待在船上了,现在我只想庆祝一下!”

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表示:此次疫情发生以来,无论是日本政府还是社会各界,都给予了中国很多同情、理解和支持。在当前抗击疫情的艰难时刻,我们对其他国家人民给予中国的同情、理解和支持表示衷心感谢,铭记在心。

除去民众与企业的行为,日本政府的支援也与优美的古诗词一道,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被确诊的人中,还包括了一名日本卫生官员、一名负责搬运病人以及一名的日本消防员。自2月19日隔离期满,检测为阴性、没有与受感染乘客共用船舱的人员可以陆续下船,21日前所有游客都将下船。19日当天已有超过500名游客下船,当地卫生部门预计未来两天还将有2500人下船,并表示“希望这些人回归他们正常的日常生活”。

钻石公主号上的游客已经融入人群,东京会成为下一个武汉吗?

1、早期的支援1月底到2月初,将日本与新型肺炎联系起来的词是“支援”。

这将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根据上文的数据进行推测,最多可能有88名假阴性无症状感染者下船,按照游客国籍比例,可能有44名日本人已经融入到人群当中。

游轮在漂泊了2日后,于2月3日提前返回横滨,并被要求远离码头,进行隔离。

日本国立传染病研究所所长胁田隆司说:“据我们所知,一旦检测结果呈阴性,他们就一直是阴性。”

这名女孩也在中文网络上被称为“最美日本女孩”。今年,她刚满14岁,由于未成年,其姓名不方便披露。

但随着疫情的发展,日本国内的媒体、民众,包括中国社交媒体上的中国网友们,都纷纷担忧起了一个问题,即日本国内爆发的疫情该怎么办,物资是否还充足?

但日本防疫专家对政府的防疫工作极为不满。

2、钻石公主号1月20日,“钻石公主”号邮轮从日本横滨出发。

根据赵教授所言,一次检测只有30%-40%的概率确认发病,需要多次检测,并结合医生的经验进行判断。

4、强烈的批评横滨的居民有些担心自己会被感染,但他们理解并支持让船上乘客下船的决定。

当时,有留学生将这条消息发在微博上,配文为“感动”。

捐赠方为伊藤洋华堂,伊藤洋华堂成都店收到订货后,决定不收对方货款,作为对中国抗击新型冠状病毒传播疫情的支援。

2月7日,日本医药NPO法人人心会、日本湖北总商会等四家机构联合捐赠的医疗物资上,印着中国《诗经·秦风·无衣》的两句话:“岂曰无衣,与子同裳。”印有古诗词的箱中,装着的正是国内最急需的杜邦software III型防护服,共计3800件。

同时,该病毒检测的“假阴性”情况尤其多。

其次,在确诊的545人中,有100人以上为无症状感染者。也就是说,即便前往检测的医生业务十分熟练,也很可能出现无法判断“假阴性”的情况。再者,以登船医护人员3人被感染的情况来看,登船医生很可能对新冠肺炎不甚熟悉。

截止至2月19日下午,船上所有游客都已接受了病毒检测,其中545人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患者,其中超过100人为无症状感染者。

2月8日,日本政府驰援湖北的物资上写着“山川异域,风月同天”。京都府舞鹤市驰援友好城市大连的物资上,写着:“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

也就是说,很可能有相当数量的无症状假阴性患者,已经离开了钻石公主号,回到了家,融入了日常生活当中。这些人将会带来多大规模的疫情呢?

她表示,做这些是因为中国朋友曾给她带来温暖。“她和中国朋友之间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故事,无非就是他们经常寄来好吃的中国零食,在她生病的时候予以关心。”

言下之意,日本官方并不准备升级隔离措施。此前,日本新闻机构共同社的10位记者曾乘坐一位确诊司机的包车。其中,有一位是负责首相官邸采访的政治记者,每天近距离采访首相安倍晋三。

2月5日,日本厚生劳动省宣布,邮轮上所有人员需在海上隔离14天。但一直到2月10日,日本仅对船上的492人进行了检查,并称这是由于检测用品短缺。

从最初的大规模医疗物资支援中国备受好评,到连首相安倍晋三都有感染的可能,日本在面对新型冠状肺炎的路上发生了什么?

此次出航,搭载有2666名来自世界各地的乘客及1045名船员,总人数达到3700余人,涉及到50多个国家和地区。其中,近一半为日本公民,约380名美籍乘客,约330名香港居民,255名加拿大籍公民。

他提到:“钻石公主”号最早发现20余例时就开始了隔离措施,但后来检测1000多例中300多人感染,可能是通过空调系统传播,这就说明了这个病毒的传染性之强。

神户大学医院传染病专家岩田健太郎是此次前往钻石公主号进行检测的医疗组的一员,他称,检疫官员在工作上非常疏忽,很可能已经有人携带了冠状病毒离开游轮。

世界卫生组织突发卫生事件项目负责人迈克尔·瑞安表达了与岩田同样的担忧:“很明显,船上的病毒传播比预期的要多。”

除此之外,日本国内也加快了口罩订单的生产。1月17日起,尤妮佳由正常工作时间生产,改为24小时生产;总部在日本仙台的厂商Iris Ohyama在春节前一周的订单是之前的三倍,其中国工厂也加紧了生产。

病毒直逼首相!公主号大暴发后 疫情可能毁了日本

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  10日,日本富山县向辽宁省捐赠了1万枚口罩,而装满口罩的箱子上则印着:“辽河雪融,富山花开;同气连枝,共盼春来。”

“船上的人一定很害怕,希望他们能够尽快回复正常生活。作为一个横滨居民,我不希望他们受到不公平的待遇。”当地土生土长的一位40岁的男子表示。




蒋经国的儿子整理编辑)

专题推荐